金庸离世,但我拒绝感伤

来源: | 浏览量:122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7-21 01:27

金庸离世了,享年94岁。


图:中国新闻网


从本名查良镛的他第一本武侠小说《书剑恩仇录》1955年出版到现在,过去了63年。


从他最后一部作品、短篇的《越女剑》出版的1970年到现在,过去了48年。


从他宣布封笔的1972年到现在,过去了46年。


图:新浪娱乐


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。”



图:每日头条


加上《越女剑》,15年15部作品。他在武侠小说创作上的效率堪比一个当红流行歌手出专辑的速度,影响力却如同一坛老酒,历久弥醇。


诚如朋友圈里的一条评论所说▼


图:朋友圈,截图已获原po同意使用


微博上也开始了刷屏式的哀悼


图:微博 @新浪娱乐 热门评论

图:微博 @人民网 热门评论


但金庸离世这件事,我拒绝感伤。



 


拒绝感伤,是因为金庸15年间的15部作品里留下了那么多给人印象深刻的角色。


即便斯人已逝,可是他们永远存在于金庸创作出来的武侠世界里,再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离开。



很难忘记,郭靖的憨厚耿直


第一遍读《射雕》的时候,脑海中浮现的一句话是“傻人有傻福”。会因为他被黄蓉耍得团团转而窃笑,会因为他在“江南七怪”除了柯镇恶全部遇害后性情大变而难过,也会因为他因缘际会而成武学宗师,不得不叹一句“运气”。


可第二遍第三遍读完《射雕》,对郭靖的定义却逐渐变成了“大智若愚”。尤其当《神雕侠侣》中的他和黄蓉一起成了守城大侠,更明白了他的坚持。


李亚鹏、周迅版的郭靖黄蓉,因为李亚鹏“鲁钝”的演绎和迅哥儿的“小男孩嗓”而颇具争议。图:新浪娱乐


很难忘记,乔峰、段誉、虚竹这结拜三兄弟


在《天龙八部》里,段誉的生母曾经唤他一句“痴儿”。可这三兄弟哪一个不痴呢?


乔峰痴于身世、侠义和国家大义之间的苦苦角力,虚竹痴于出家人清规同儿女情爱之间的两难取舍,而段誉与其说是痴于王语嫣,不如说是痴于作为贵族的庙堂之高、与作为君子的江湖之远之间的人生抉择。


97版的《天龙八部》。图:凤凰新闻


很难忘记,韦小宝这个娶了七个老婆的“小混混”


他反英雄、反传统、反束缚,但偏偏出卖朋友的事情绝对不干。如果说金庸小说能在今天被拍成好莱坞最爱的超英宇宙,估计韦小宝就是跟复仇者联盟、X战警全都格格不入的那个死侍吧。


陈小春版的韦小宝,够经典吧?图:胖子视频


很难忘记,赵敏和周芷若的“二女争夫”


如果说鬼灵精怪的赵敏,多多少少还可以算作一个“刁蛮版黄蓉”、“郡主版任盈盈”,带了些前作的影子;那么周芷若这个前期浑身女一光环、后期黑化的九阴白骨爪大魔头,简直可以算得上武侠世界里一朵独一无二的白莲花。


但又不得不唏嘘,在那个总是男尊女卑的时代设定里,有一个如此魔障只求一心人的女子,是多么难得。

高圆圆版的周芷若,这版《倚天屠龙记》也是在暑期档循环了很多年……图:网易


很难忘记,梅超风和李莫愁两代女魔头


李莫愁为情所困固然让人唏嘘,梅超风和陈玄风夫妻俩简直如同“武侠版邦妮与克莱德”一般的人设,更是让人觉得梅超风一生都过得无比带感。


每一版梅超风都令人惊艳,杨丽萍融入了舞蹈体态姿势的演绎更是前无古人了。图:微博


当然,无论打怪升级中的小boss还是终极大魔头,能让每一个反派都有血有肉;无论是步步主角光环max的武林高手、还是出场只一瞬间的小配角,能让每一个角色都跃然纸上……这就是金庸的魅力。


倒行逆施的吸毒欧阳锋那个不成器的好色侄子欧阳克,一句“越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”直接把儿子坑成一代渣男的殷素素、口吐枣核当兵器的裘千尺、教给令狐冲独孤九剑的风清扬、自以为能迷住一切男人的马夫人、还有几乎已经成了经典符号的扫地僧……


这里就不一一数下去了。

不是每个作者都能构建一个个庞大的世界,同时还能让这么多角色个个鲜活。


单从这一点上讲,金庸15年间的创作生涯都从未孤单,也少有遗憾。

 

拒绝感伤,还因为金庸的故事,每一个都能给人留下了一道印记。

曾经王朔把金庸小说跟成龙电影、琼瑶电视剧、四大天王一起,归为“现代社会四大俗”。但金庸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坏的批评,他说俗就是接近很多人,或者很多人喜欢它。


确实,金庸小说的“俗”,是独此一份的“俗而不滥”,但又能让任何社会阶层的人读完而有所得。


也许是从“射雕三部曲”一部部看下来,从郭靖的家国之思,到杨过的江湖侠义,最后到张无忌的沉湎儿女情长,对男儿的担当有了不一样的体会。


图:搜狐


也许是从露面都没露过一次的古墓派祖师林朝英那里,看懂了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的决绝。


图:凤凰读书


也许是从杨过和郭芙两个人的轨迹,明白了对人生修养而言,比父母身份更重要的,是如何为自己保住一分本心;也明白了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,需要懂得不以出身论英雄。



每一个人读金庸,都会有不一样的体会。


这里所写,不过是我一个人的浅薄认知。而金庸的每一部作品、每一个人物、每一个情节,都会存在无数种不同的解读。


都说“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姆雷特”。那么对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而言,他赋予了它生命,而它回馈给他的,则是源源不断、始终都在产生过程中的全新领悟。


所以我拒绝为金庸感伤,因为他早就以另一种形式活了下来。



 


其实即便脱离开金庸所创造的武侠世界,脱离开那些人物、情节和背后的价值观……金庸本身离世这件事,我也觉得大可唏嘘,不必感伤。

被人们称为“查大侠”的他,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:

“如果在我的小说中选一个角色让我做,我愿做天龙八部中的段誉,他身上没有以势压人的霸道,总给人留有余地。”

据说在金庸小时候,别的熊孩子满地跑,金庸却会在自己父亲找他去放风筝的时候,躲进书房里废寝忘食。


从这个角度看,他确实有些像被爹妈取小名“痴儿”的段誉。


但如果一定要从金庸创造的所有人物中,选择一个作为他的人生比照,私以为应该是北丐洪七公



衔接上《射雕》《神雕》两部作品,洪七公在把丐帮帮主之位传给黄蓉之后,就开始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生活,一心去大江南北寻求他的美食。


有时偷听丐帮弟子谈话,得知丐帮在黄蓉及鲁有脚主持下太平无事,内消污衣、净衣两派之争,外除金人与铁掌帮之逼,他老人家无牵无挂……


而最后,他和欧阳锋比拼招式内力,力竭而亡。新版里,他更是和平生宿敌、恢复清醒后的欧阳锋一笑泯恩仇,“相拥而亡”。


人生不留遗憾,不过如此。


有人曾经问金庸:“人生应如何度过?”


他答:“人生,就是大闹一场,悄然离去。”


图:网易


我拒绝为金庸的离世感伤,因为他94岁高龄黯然离去,给了我一个畅怀恣意的潇洒结局。

(英伦圈原创,编辑:Moo,图片除标注外均来自网络,转载请注明。)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kingsengroup.com/message-b-1710370.shtml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